• 雨夜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一

      

      陈小北提着黑色的皮包站在候车亭里,此时已经入夜,大雨滂沱。他看看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公交车久等不来,亭里冷冷清清就自己一个人。

      

      这时,一辆出租车由远而近从雨里冲了过来。陈小北赶紧招手。

      

      司机发动车,问:“这么晚了,还要从这么远的郊区往市里走,怎么不在这儿住一晚呢?”

      

      陈小北不想说话,疲惫地说:“赶紧开车吧,我要在今晚赶回去,明天还有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过了一会儿,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陈小北:“朋友,要不要玩个简单的小游戏?我能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陈小北陡然坐直了身子:“说说,我是干什么的?猜对了,我加倍给车钱。”

      

      司机笑眯眯地说:“我猜你是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公务员,具体职位不高不低,手里有点实权。”

      

      陈小北一下就不笑了:“哦?有点意思。继续说。”

      

      “你穿着价值不菲的黑大衣,里面是一整套正装西服,哦,还打着领带。我仔细看过你的手指,细长白皙,一看就是从事的工作极为悠闲。”

      

      “呵呵,我完全可以是一个大公司的白领啊。为什么说我是公务员呢?”

      

      “哦,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你从事的工作应该是极悠闲的。如果是在私企或外企工作的白领,工作不会悠闲。”司机很是得意地说,“常年从事高压工作和大劳动量的白领,身体都不太好,而且身上有一股子说不清的戾气。”

      

      “精彩!精彩!”陈小北鼓掌,“你很厉害。”

      

      司机说:“这不算什么。朋友,既然我说准了你的职业,我就继续往下猜猜。你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完全有理由在白天乘车,或者在此地住一晚。你如此匆忙在雨夜赶路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就是你来此地办了件需要保密的事儿。”

      

      二

      

      司机哈哈一笑:“我平时没事就喜欢看悬疑小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注册平台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注册平台,世界杯万博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世界杯万博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说推理故事,如果有冒犯朋友的地方,不好意思了。”

      

      “没事儿。”陈小北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我挺喜欢你这种推理的。你猜得不错,我确实是在政府机关工作。”

      

      出租车这一行属于服务行业,作为出租车司机必然也是个人精。他看出这位乘客眉间微皱,说话吞吞吐吐,好像有着很大的心事,就插科打诨说:“朋友,我给你讲个小案例吧。最近在此地的镇子上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死者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被人害死在房间里。本来死个人不算什么,但这起谋杀案有一处却和别的不一样,可以说奇怪至极,这个女人没有身份!”

      

      陈小北嗤之以鼻:“没有身份的人比比皆是。可能身份证丢了,也可能是农村人跑到城市打工。”

      

      “话是这么说。”司机说道,“可从现场的迹象来看,房间虽是出租房,但被主人也就是那个死者布置得井井有条极有品位,而且死者颇有姿色,衣柜里的衣服也很上档次。如此一个女人,不太可能是个没身份的黑户。根据我的推理来看,无非两种可能。”

      

      “哪两种?”

      

      司机津津乐道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第一,关于死者身份的一切证明都被凶手销毁了。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据凶案现场来看,处理得很干净,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且死者的十个指头都被凶手戳烂,给调查取证带来了极大的难度。试想一下,凶手连指纹这样专业性很强的问题都考虑到了,还能放过其他证明身份的证据吗?”

      

      “哦。第二种可能呢?”

      

      司机略一沉吟:“第二种可能就是死者在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这个出租房的房主介绍,这个女人租房子时是一个人,出手阔绰,一下就交了半年的房费。房主拿了钱,是不会注意租房人身份的。而且女人住的房子十分偏僻,邻居也提供不出更有价值的线索。”他顿了顿又加一句,“第二种可能和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万博注册平台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注册平台,世界杯万博达到20倍流水量即可申请提款,世界杯万博超给力回馈广大客户!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第一种并不相悖,或许两种可能性都存在。”

      

      陈小北都听愣了:“你好厉害。我有个疑问,想问问你。你似乎对这个案件非常熟悉,你怎么能了解得这么清楚?”

      

      司机得意地笑了:“我大哥是本地公安局的警察。这个案子就是经他手办的。我的推理很厉害的,他有案子经常请教我。所以多多少少我知道一些具体的内幕。”

      

      这时,车子“嘎”一声停了。

      

      陈小北疑惑地看着司机:“怎么了?这是到哪儿了?你怎么随便停车?”

      

      “凶案现场就在那栋楼里了。”司机用手指指街道对面,“就在那栋楼的五楼拐角第一个门,那天我应大哥之约到了事发现场。好嘛,进屋先看见一地的血,死者后脑整个被硬器砸瘪,头骨都给砸碎了。可能是凶手怕她不死,又用枕头给捂住脸。当时我看到枕头滚落在一边,死者面目狰狞,非常吓人,可谓死不瞑目。”

      

      三

      

      “我有个很大的疑问。看见你之后就释然了。”司机笑眯眯地说。

      

    上一篇:植树造林

    下一篇:没有了